【良家人妻的陷落迷局】 (第三部)(12)作者:大宝诱香

字数:926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二章

  男人们你一言我一语,围着吴越、肖寒梅、赵凝萱三人不停地调笑着。
  她们三人这里倒是热闹了可另一边却惨了。刚刚还被围着享受着男人们的赞美和殷勤的另外三位女人身边现在早已人去楼空,三人中长得最撩人的一个女子不满地道:「男人们没一个好东西,那三个狐狸精一来,他们的魂儿就全被勾走了。」

  「是啊,玉姐,我们走吧,看到她们三个在哪里搔首弄姿我就来气。真是三个不要脸的骚货。」另外一个女人附和道。

  「好,我们走。」三个女人含恨离开了游泳池。临出门前哪个玉姐还回头恶狠狠地看了吴越三人一眼……

  吴越三人被一群男人围在水中语言挑逗、上下窥视,极为不自在,她们哪里还有心情游泳?没多久就在身后传来的阵阵调笑声中仓皇逃上了岸,又去换衣间换好衣物后就匆匆跑回了宿舍。

  吴越看着仍然有些脸红的肖寒梅故意笑道:「小肖,明天中午还来游泳吗?」
  「我可不去了,没想到咱们公司的这些男学员素质这么差,一点儿涵养都没有,简直就是一群流氓。」肖寒梅气愤地说道。

  「他们应该就是你说的住宿学员吧?都好几天不能回家了,估计都寂寞得很,肯定一有机会就会宣泄的。」吴越道。

  「不过还好我们也趁机冲了澡,总算是没有白去不是?」赵凝萱在一旁释怀道。

  「嘻嘻,是啊,是啊,最重要的是还见识了吴越姐一身白嫩的皮肤。我要是男人啊天天搂着光溜溜的吴越姐睡,肯定舒服死了。」肖寒梅不失时机的调笑道。
  「你个小丫头片子,净瞎说。害羞不害羞?快点睡你的觉吧,再过半小时就该上课了。」吴越娇嗔道。

  下午去上课时吴越早早的来到教室,不过这次她并没有去空着的其他座位上,而是径直走到了最后一排,她好像从内心里已经把这个位置看成是自己的了,她有些喜欢上这个座位了,其他再好的位置对她来说已经没有吸引力了。因为她有个好同桌:卢正霖,这个年轻有朝气又温文尔雅的年轻人总是那么真诚、热情而且还很大方。她现在对这个年轻人的印象越来越好了。

  说曹操曹操到,正在吴越胡思乱想的时候,卢正霖走进了教室里。他直冲着吴越走去,吴越听到走进的脚步声抬头看时,他正冲她微笑着点头示意。那笑容温暖真挚如和煦的春风吹进了吴越的心坎。于是也温柔地冲他笑了笑。

  卢正霖走近她的身边俯身在她的耳畔柔声问候道:「吴越姐来啦。」如亲人般的问候让吴越倍感关怀温馨。

  「嗯,来了。」吴越简单的应了句,便低头看起了培训资料。卢正霖则很自然的坐在了她的身旁也翻开了书籍。

  就这样下午的专业培训开始了,吴越、卢正霖二人一直坐在一起,上课时一起听老师讲课,下课后一起探讨交流刚刚讲过的内容,吴越有不太清楚的问题向卢正霖请教,他都能随口解答。看样子他不仅仅是表面的文雅,而是确实有才学的。吴越对卢正霖的印象不知不觉间又好了几分。

  下午的培训终于全部结束了,下课后吴越跟卢正霖边讨论课上的内容边下楼,要分手时卢正霖再一次提醒吴越:别忘记回家后通过验证加自己QQ好友,吴越欣然答应。

  在收拾回家的行李时吴越把电脑包里的一些杂七杂八的电脑配件匆匆忙忙地塞进了哪个手提袋,还特意在装着笔记本电脑的哪个手提袋口塞进了一大张报纸,正好把袋口遮盖住,让其他人再无法看到手提袋中的笔记本电脑。她这才放心的拎着手提袋跟肖寒梅她们一道坐上了回返的专车。

  大宝回到家有些郁闷,今天诸事不顺,先不说早上坐公交车为刘老师让座被拒的事。中午饭时,大江那厮居然也非要跟着一起去食堂打饭,大宝知道他主要是为了去看刘亦菲老师的,虽然内心有些生气可现在有求于他也不会说他什么。可大江的好色天性还是出乎大宝的意料,这货自一看到刘亦菲老师进食堂起就两眼发直不再看别处了。当然今天刘老师来打饭时梁嘉强依然是色迷迷的跟在身后,大宝催促大江赶紧让汪叔行动早日收拾这家伙,可大江却说要等两日,汪叔正在查他底细,如果真有亲戚是道上背景的人,他想先去说服对方长辈,让他收敛。如果对方不买他面子那就只好再找有面子的人出面了。

  下午放学后大江竟又问起大宝:放学后让刘亦菲老师同坐他车到公交车中转站的事,大宝只能告诉他还没有说,等跟师母说了再给他答复。今天放学大宝倒是没有再换伪装服,因为他估计梁嘉强还是会跟在刘老师身后的,事实也确实如此,刘老师仍旧打车而去。没办法大宝只能无奈地独自坐公交车倒车独自回家。
  又如往常一样吴越又领着肖寒梅回到了家,打开房门还没来得及换拖鞋她就匆匆地把装着笔记本电脑的哪个手提袋拎到了沙发靠墙的角落里。因为她担心太晚会被热情来迎接她回家的大宝发现那台笔记本电脑,她知道大宝小心眼极了,还很爱吃醋,他要是问起那台笔记本电脑来估计自己再怎么跟他解释他都会不高兴的,那岂不是会让他错怪了人家小卢的好意吗?

  当肖寒梅再一次看到满脸兴奋表情的大宝时,不知怎的已经全然没有了以前的落落大方,而是情不自禁的在脸上浮起了一抹红晕。不知道怎么回事她一看到青春朝气的大宝就想到了今早在洗手间看到的他的哪根长长的白玉阳具,哪根她见过的最具美感的玉茎,今天已经不只一次的出现在她的脑海里:茎身润泽莹白如同美玉,虽不甚粗壮却长度惊人,还有那鲜红的龟头艳丽的色泽如凝露的艳红草莓。

  大宝并没有觉察到肖寒梅表情的异常,因为他的关注点在妈妈。吴越领着肖寒梅去卧室换上了自己最喜欢的那件宽松睡裙就去做饭了,肖寒梅则自己随意挑选了一套吴越的睡衣穿上,她现在已经不把自己当外人了,来吴越家越来越随便了。

  如同往常一样吃完饭大宝回房赶他的作业去了,谭刚又去书房上网了,他还要继续在哪个【川庆屌丝部落】论坛发吴越的诱人生活照,刚回家时他已经查看过了,今天他帖子的回复量明显多了起来,已经引起了不少论坛会员的注意,他可不想半途而废,眼看他在论坛的知名度正在节节攀升,他距离成功也许只有一步之遥了。

  吴越则陪着肖寒梅坐在客厅的沙发上,肖寒梅一心一意地看着电视剧,而吴越则又翻出自己的培训教材认真地看了起来。

  已经晚上八点钟了,师父吕绍辉还是没有来,大宝不得不又拨通了吕绍辉的手机。

  「师父,我是大宝。今天你还过来给我培训吗?」大宝还不等吕绍辉说话就急忙问道。

  「还是不行啊,大宝我这两天有些事情要处理走不开啊。培训的事情以后再说吧。」吕绍辉在电话哪头平静地说道。

  「哦?这样啊,那我……」大宝呆住了,他没想到师父竟如此干脆的回绝了自己,培训不是已经商量好的吗?怎么说变就变呢?他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跟师父说了。

  「大宝,培训的事情最好让你的家长跟我谈,你还太小,有些事情我不好跟你谈。」吕绍辉淡淡地说道。

  「好吧,我让我妈有空再给您打电话吧。」大宝无奈地说道。

  「嗯,好,我等她电话。」吕绍辉在电话哪头不露声色地说道,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大宝总觉得师父这两天的行为有点不太正常,以前他都是很积极地来给自己培训的,可这两天怎么突然好像变了样了?从刚才电话的语气里大宝似乎能听出来师傅明显是在找借口推脱。

  「师父到底是怎么回事呀?」大宝百思不得其解。

  「是不是师父想加培训费?这件事还是跟妈妈说一下比较好,讨价还价这种事的确师父跟自己张不开口。」想到这里大宝起身走向客厅,他想把这件事跟妈妈说一下,好让她打电话跟师父沟通一下。

  大宝来到客厅却见妈妈在沙发的里端正埋头认真地看书,而肖阿姨则头枕着妈妈的大腿在看电视,一副逍遥快活的样子。

  大宝刚想开口跟妈妈说师父的事,可是看到她认真的样子实在不忍心打扰,再者还有肖阿姨在,这种师父懒得教授自己的事实在是有些丢脸。大宝可不想当着肖寒梅的面跟妈妈说这事。他暗想:「还是等肖阿姨走后再跟妈妈说吧。要是让肖阿姨知道了肯定会取笑我的。」想到这里他又默默地扭头回屋了。

  肖寒梅正头枕着吴越的大腿在看电视,忽然看到大宝走进客厅来,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像是有什么心事。她刚想跟大宝打招呼,却见大宝已然悄悄地走开了。她马上起身扭头看了一眼吴越,见她还一门心思在培训教材上,好像没有察觉大宝来过。

  「大宝肯定是有什么事情,不如趁这个机会我去跟他聊聊。」肖寒梅想到这里开口对吴越道:「吴越姐,我去看看大宝的功课做得怎么样了,看看他需不需要辅导一下。」

  吴越一心在她的培训教程上,此时正有两个她有些不太理解的名词让她很苦恼,本想拿出卢正霖送给她的那台笔记本电脑上网查一下,可肖寒梅一直就在她身边,她担心她刨根问底打听这电脑的来历,所以一直都忍着没有去打开电脑查询。正在这时肖寒梅提出要去辅导儿子,她当然连忙点头欣然应允了。

  得到吴越的首肯后肖寒梅起身走向了大宝的房间,她敲了两下大宝的房门就听大宝在屋内喊道:「妈,门没锁进来吧。」

  肖寒梅被大宝喊自己「妈」搞得有些蒙,不过随即便反应了过来:「这大宝肯定是误以为是吴越姐在敲门。嘻嘻,第一次被这么大的男孩喊『妈』感觉好奇怪。」

  肖寒梅虽然脑中想着乱七八糟的事可是手脚可没有要停下来,她拧开门把手第一次走进了大宝的卧室,这是间十几平米的小卧室,屋子里的摆设整洁有序,紧挨着东墙是一张单人床,一排衣柜竖立在对面的西墙,南墙的窗台下是书桌,上面还摆放着一台崭新的台式电脑,大宝此刻正在台灯下低头认真地做着作业。
  肖寒梅进屋后关好了房门,然后穿着拖鞋缓缓走近正在埋头做作业的大宝,她已经大学毕业参加工作有两年了,看到此时做作业的大宝不禁让她回想起了自己的中学时代,当她走到大宝身边时,大宝头也不回的说道:「妈,师父又没来给我培训,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了?」

  「师父?是不是哪个吕老师?」肖寒梅心中暗想着却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大宝,他也不回头看看就开口闭口就喊『妈』这让肖寒梅感到很好笑,她有意作弄一下大宝,于是也不回答,只是靠近了他的身边。

  大宝见跟『妈妈』诉苦她居然一声不吭,再加上已经一整天没有跟妈妈亲热了于是也计上心头,等『妈妈』刚刚靠近自己,他便来了个突然袭击:一把将『妈妈』搂入怀里,把她柔软喷香的身体带入了自己的转椅中,熟练地一手搂住『妈妈』的腰肢、一手抚摸上她平坦的小腹,然后闭着眼亲在了『妈妈』的脸颊上。亲昵道:「妈,我好想你。」

  肖寒梅本想贴近大宝后等他发现叫错了人,看他尴尬的囧样,好取笑他一番,可不曾想刚刚接近大宝就被他突如其来的拽进了怀里,她心中一惊。由于大宝的动作太快,使她还没来得及反应自己的柳腰及小腹就被大宝抚摸上了,她刚想开口却发现自己的脸上也被大宝火烫的唇给亲上了。

  大宝的这一系列动作也就在电光火石之间,肖寒梅大骇,她不是吃惊大宝对自己的举动,而是在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难道平时吴越姐跟大宝就是这么亲密吗?不过大宝都已经这么大了,这么亲密的动作真的合适吗?」

  等大宝搂着『妈妈』亲在她脸上时忽然感到情况有些不对,因为这个『妈妈』的体香跟平时不一样,而且他两手抚摸在她身上的感觉也跟平时不一样,吃惊之下他连忙睁开了眼,正好看到一脸震惊之色的肖寒梅。这下轮到大宝惊愕了,他呆呆地看着怀中的肖寒梅不知所措。

  肖寒梅趁他发呆的机会连忙从他怀里挣扎出来,娇嗔道:「大宝,你……你平时都是这样对你妈的吗?」

  大宝哪里敢承认?那样他跟妈妈之间的秘密不就败露了吗?于是他脸红红的低头道歉道:「不不,不是,对不起肖阿姨。」

  「不是?那你是故意对我这样咯?」肖寒梅看到大宝羞红了脸,头都快低到桌子低下了,她心中一阵好笑,便佯装生气道。

  「不不,我不知道是肖阿姨……」大宝连忙否认道。

  「哦?这么说还是把我当作你妈咯?你平时都是这么跟你妈亲热的吗?」肖寒梅盯着大宝的脸不依不饶地追问道。

  「不是,我……」大宝被追问的心中有些慌乱,他毕竟岁数小遇事就慌乱不知所措。

  「哼,这也不是那也不是,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不会是假借你妈妈的旗号故意对我耍流氓吧?」肖寒梅看着大宝慌乱的样子越发的心中得意,于是更加紧追不放道。

  大宝现在陷入了一个死局之中:如果否认那就是承认了自己跟妈妈之间的暧昧关系了,那样的后果更严重。想到这里他哪里还坐得住立刻从转椅上站起来低头道歉道:「对不起,对不起啊,肖阿姨,我错了。」

  「哼哼,这么说来你是承认故意借机占我便宜咯?」肖寒梅佯装怒道。
  大宝现在的策略就是低头道歉,也不再解释了。所谓:越描越黑。

  「看来今天早上你闯到洗手间来,当着我的面掏出你哪根东西也是故意的吧?装得还蛮像的吗?」肖寒梅想起了今早自己在洗手间方便时被大宝闯进门来,掏出他的哪根白皙的阴茎差点顶在自己的脸上的事情,于是又把这件事也拿出来说道。

  「不是,肖阿姨,今早真不是故意的,我当时真不知道你在洗手间啊。」大宝被肖寒梅一提醒也想起了今早的事于是连忙解释道。

  「如果不发生刚才的事也许我还会相信你,可是刚才你的举动让我还怎么会信你?」肖寒梅发现逗着大宝玩也很有趣,总比自己看哪些无聊的电视剧有趣多了,于是她表演的越来越投入了。

  「我……」大宝被肖寒梅逼得已经无话可说了。

  肖寒梅看到大宝吞吞吐吐的表情得意的坐在了旁边的一张椅子上,然后摆出一副家长教训孩子的口气说道:「大宝啊,你现在正在青春期身体发育的时候对异性好奇这很正常,不过千万不要做太过分的事情。还好是我,要是换做别人早就报警把你抓起来了,你知道吗?」

  「知……知道了。肖阿姨。我以后再也不敢了。」大宝被肖寒梅这一通教育心中一阵无语,可是他又不能解释,只能摸摸鼻子默认了。

  看到大宝被自己修理的也差不多了,肖寒梅这才适可而止道:「好了,这件事就这样吧,你赶紧好好做作业吧,你妈让我过来帮你做功课的。」

  她虽然口中说这件事过去了,可是在肖寒梅的心中其实却埋下了深深的怀疑:刚才大宝抱她、抚摸她、吻她的动作一气呵成,看上去无论如何也不像是初次做这种举动,而且她能明显地感觉到大宝其实就是把自己错当作吴越姐了。这么说来平时他跟吴越姐之间……肖寒梅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之中。

       *********************

  吴越哪里知道在一墙之隔的大宝卧室里发生的事情?她此时趁着肖寒梅离去的空档取出了卢正霖送给她的那台笔记本电脑,开机无线上网查询那两个让她有些不太理解的酒店专业用语名词。

  刚一开机显示桌面就跳出来QQ登录提示,原来这台电脑设定了QQ开机登录程序,吴越想了想便输入了自己的QQ号,再输入密码登录了。一登录QQ就响起了「滴滴」的提示音。她担心被发现这台「来路不明」的笔记本电脑,于是慌忙把声音调到静音模式。又从包装袋中找出了这台电脑自带的耳机插进了声音输出插孔。戴上耳机这才打开了音量。

  看到QQ提示闪个不停,忙点击不断闪动的图标,原来是好友申请验证提示,再看申请好友的昵称:【泽霖众芳】。她即可想起了今天上午卢正霖加她好友的情形,于是她没有犹豫,点击了「确定」按钮通过了验证。随意看了一眼这个【泽霖众芳】头像是一部豪华轿车的图片,而且头像是亮着的,说明他是在线的。
  吴越没有用QQ主动联络异性的习惯,于是她没有在意,就开始查询那两个让她有些不太理解的酒店专业用语的事项了。找到了这两个词条的详尽解释,认真地阅读、理解,再把她认为重要的内容摘抄下来。

  不得不感叹有了这台电脑学习起来太方便了。「真是要感谢小卢,要是没有他这么热心、大方的帮助自己恐怕学起来会很吃力的。」吴越在心中默默感激道。
  「滴滴滴」忽的QQ传来提示音,吴越点开一看原来是【泽霖众芳】给自己发来了对话信息:「[ 一个难过的表情] 吴姐,这么晚才验证通过我的好友申请啊?」

  吴越知道这是卢正霖便连忙打字输入回复道:「对不起哈,小卢,我刚刚才上线,平时我很少上网的。」

  「哦,吴姐,怎么样用这台电脑查询学习还方便吧?」没想到卢正霖的打字速度好快,吴越刚刚发送完,他的回复紧跟着就来了。

  「嗯,太方便了,小卢,太谢谢你了。」吴越输入了文字,发送。

  「不用谢啊,看着你学得那么费劲我都心急。这样吴姐你除了看上课的笔记,其实还可以看一些网上的视频教程,那样学起来效果更好。」卢正霖回复道。
  「是吗?到哪个网站去看啊?你有好的视频教程推荐吗?」吴越对如何快速的学好酒店管理很感兴趣,于是连忙追问道。

  「有,你等一下我发个链接给你。我有一套『星级酒店管理纪录片』,拍得很好,比你只看文字学习起来更便于理解,接受的也快。」卢正霖回复道。
  「那太好了,快发给我。」吴越当然知道看纪录片要比只看枯燥的文字学习效果好了,于是迫不及待地索要。

  不一会儿卢正霖果然给吴越发送了一个网站地址。吴越打开那个链接,是一部上下两集的【SEG瑞士酒店管理教育纪录片】。吴越点击上集,可是由于她的无线网络传输速度慢,所以缓冲了半天都不能播放。无奈她只好发QQ信息向卢正霖求援:「小卢,看不了怎么办啊?无线网速太慢了。」

  不知从何时开始吴越已经渐渐养成了依赖卢正霖的习惯,稍遇难题第一个想到求助的人便是卢正霖。不过她好像并没有觉察到这一点。

  「这个简单啊,两种方案:1、连接宽带再播放。2、下载下来再播放。不过估计你的网速下载要很久的,所以还是建议你连上宽带再看吧,肯定比无线网络速度快多了。」卢正霖在电脑另一头建议道。

  「好吧,谢谢你,我再试试看。」吴越听了卢正霖的建议真是有苦说不出,她当然知道宽带速度快了,可是这台电脑她还不想让家里人知道,所以她是不可能用它去找到书房或大宝的屋里链接宽带的。

  不过她确实有些想看看哪个教学纪录片,无奈之下她只好把哪个网址用笔记下来,决定先去自己的宝贝儿子的电脑上一睹为快。想到这里她把笔记本电脑拿起来藏到了沙发跟南墙的角落里,她并没有关机,因为她还不确定会不会还有问题要请教卢正霖。

  「嗯,正好去看看这小肖钻到宝宝屋里干什么呢?都这么半天了,难道她真的在指导儿子功课吗?」想到这里吴越起身走向大宝房间。

  敲了两下门后就拧开了门把手,大宝和肖寒梅一同扭头望了过来,吴越看到肖寒梅果然老老实实地坐在大宝身边手里还拿着一本书,边开口笑道:「小肖,没想到你还真是能踏实地来辅导我家大宝啊?」

  肖寒梅看了眼大宝后得意道:「那是,吴越姐,我辅导他还不是绰绰有余吗?怎么你不放心我还特意过来监督吗?」

  「别贫嘴了,我是来上网查资料的。」吴越边缓缓走近书桌边说道。

  「妈,你要查资料啊,我帮你打开电脑。」大宝自告奋勇着按下了电脑的机箱电源开关。

  「宝宝,你跟妈妈说实话,你肖阿姨到底辅导你功课如何?」吴越边等待着电脑的开机程序启动,边顺便问大宝道。

  肖寒梅听到这里连忙嬉笑着冲大宝使了个眼色,然后大咧咧道:「嘻嘻,大宝,没事说实话,我辅导的你怎么样?」

  大宝被她这么一作弄马上想起了刚才自己搂抱肖寒梅的场景,于是忙满脸羞红的扭头低声道:「妈,肖阿姨对我帮助很大……」

  「嘻嘻,吴越姐怎样?这下放心了吧?好了,我就不打扰你们娘俩了,这里都挤不下了。你查资料吧,我去客厅看电视。」肖寒梅笑着起身给吴越让座。并走出大宝的小屋,不过在临出门关上房门时,她又意味深长的回眸深深地看了一眼这对母子。

  吴越当然没有觉察到她的那种特别的目光,她此时正在打开网页在地址栏认真的输入哪个【SEG瑞士酒店管理教育纪录片】的链接。很快哪个网页被打开了,点击视频果然播放流畅自如,吴越欣喜异常,为了不打扰宝贝儿子做功课,她连忙在机箱的耳机插孔里插入了耳机,然后认真地看起了那部实景介绍酒店管理的纪录片。

  肖寒梅自己又渡回到空荡荡的客厅,仰身躺倒在了沙发上,她没有立刻打开电视,因为她想好好静一静,因为刚刚在大宝屋里发生的那件事让她一直都没有空去好好想想,现在她可以好好地躺在沙发上思考一下了:吴越姐跟大宝到底平时是不是经常那样过分亲热呢?这种亲热正常吗?自己虽然没有孩子,不懂得跟孩子之间的亲昵到底怎样,可是自己有父母啊。如果自己跟父亲也像跟大宝那样搂抱亲吻,总觉得不可想象。总之这种亲密超出了自己能接受的范围。

  肖寒梅就这么躺在寂静的客厅里脑袋胡乱想着。倏然头顶隐约响起一阵熟悉的「滴滴滴、滴滴滴」的QQ提示音,虽然声音很小但是她太熟悉这声音了,她几乎天天跟老公小温QQ视频聊天,都几乎养成过敏反应了,只要一听到这QQ特有的鸣叫声她就以为是老公又在呼叫她。

  她猛地从沙发上爬起来,四下查找声源。茶几上没有,凳子上也没有,当那QQ特有的鸣叫声再响起时她的目光就锁定了沙发跟南墙根的角落。

  「咦,这里怎么可能有QQ提示音呢?这么窄的地方难道能放得下电脑?」肖寒梅好奇的走过去仔细查看。

  果然她惊讶地发现了墙角里有一台合起来的银色外壳的图绘着一个可爱的水瓶星座卡通女孩的笔记本电脑。她连忙把它拿了出来先是上下审视了一番然后感叹道:「哇,是台新的笔记本电脑啊,而且是女式专用的。咦?奇怪为何以前从没有见吴越姐用过呢?还有这么好看的电脑她把它藏起来干什么?难道……」
  怀着无比好奇之心她掀开了笔记本显示器,只见在显示器的右下方一个QQ头像在不停地闪动。她熟练地点击开哪个QQ头像,这个QQ的昵称竟然叫:【泽霖众芳】头像是一部豪华轿车的图片。

  「泽霖众芳?这昵称怎么听起来很好色的样子?吴越姐怎么跟这种号私下来往呢?不管了先看看聊天记录再说,吴越姐这么单纯可千万别被不安好心的人给骗了。」肖寒梅想到这里便翻看起了她们之间的聊天记录。

  肖寒梅从头到尾看完了吴越跟这个【泽霖众芳】的聊天记录才缓缓松了口气,原来这个人应该是她们一起培训的同学而已,并不是她担心的那样。虽是如此机敏的肖寒梅还是发现了问题:从他们之间的聊天记录中,吴越姐极度地感谢这个【泽霖众芳】——小卢来看,这台笔记本电脑应该是这个【泽霖众芳】——小卢送给她的。

  「小卢?这名字怎么这么耳熟呢?哦,我想起来了,前天晚上吴越姐不就是给这个小卢打电话请教问题的吗?对了,我好像还看到过他的名片,他好像是成都一家宾馆的,叫什么来着?名字记不起来了,不过我记得很清楚他好像是什么经理助理。」肖寒梅看到聊天记录中吴越一口一个小卢,让她马上想起了前天晚上在吴越家偷听她跟这个小卢打电话的事情(详见第十章)。

  想到这里她开始在吴越的培训资料里翻找哪张名片,果然不一会儿就被她从夹页中翻找了出来:成都天府阳光大酒店,客房部经理助理:卢正霖。对就是这个叫卢正霖的。

  「他只不过是个经理助理居然对吴越姐出手这么大方?难道他对吴越姐有邪念?」肖寒梅边看着手中的名片,边喃喃自语道。

  如果是两年前的肖寒梅是不会这么疑心重的,可自从经历了被刘志威利诱着一步步被他搞上床后,她对男人的看法彻底变了,戒心重了很多。

  肖寒梅撕下一张纸条分别用笔在上面记下了卢正霖名片上的手机号以及他的QQ号,吴越的号她也顺便记了下来,她打算有时间自己上QQ跟这个卢正霖聊一下,帮吴越姐试试这个人到底是人是鬼。

  做完这些后她连忙收拾现场,把卢正霖的名片夹在了培训资料里,又把那台笔记本电脑放回了原处,然后掩饰着打开了电视,拿着遥控器一个频道一个频道的挑选着她喜欢看的节目。

  还在一墙之隔的大宝房间认真看教学记录片的吴越做梦都不会想到:自己一直隐瞒着大家的一个小秘密此时已经被肖寒梅彻底洞悉了。更让她想不到的是就连她跟大宝之间这个最隐秘的秘密也被这个心思敏捷的肖寒梅嗅出了一丝异常……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9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