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生莲改编】(07)【作者:可乐K】

字数:1434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七章

  在夏州城中的一处宅院里,一名女子正在练剑。

  剑舞长空,恍若如龙,简易的剑法自女子手中施展,却更添几分威势,然而薄纱中展露的曼妙身姿,使正气凛然的剑舞有了几分淫靡,旁观的男子忍不住欲望,终于伸出魔爪。

  女子任凭男人将自己搂在怀中,仍是坚定的舞着剑,仅在胸部遭袭时多了一丝颤抖,却依旧用心的演绎剑法,只是在被恶作剧似的捏了阴核后,已握不住手中剑,在剑即将落地之前提腿一踢,精准的归入放在一旁桌上的剑鞘。

  这名女子便是罗冬儿,袭击她的则是前些天跟她好上的-张牛儿。

  张牛儿抚弄着罗冬儿的迷人躯体,说道:「冬儿姐的剑法真是高超,连我的剑都产生感应,颤抖不已。」

  微汗的罗冬儿被张牛儿的手摸得娇喘连连,听得张牛儿提起了剑,不免好奇。
  这几日跟这帮人厮混,可从来没看过他们用剑,不知道他们剑法是怎样的?
  罗冬儿忍不住疑惑地问道:「你会用剑?你哪来的剑?」

  引起美人兴趣的张牛儿得意一笑:「我这剑可不得了,自我出生就伴随着我,随着我年纪渐长,我的剑也越发厉害,不知饮过多少人的血,杀的人心惊胆战、人仰马翻!」

  罗冬儿被说得心痒痒的,不禁问道:「你可以在我眼前演示一遍吗?」
  张牛儿神秘一笑,叹口气后说道:「何止演示?要我跟姐姐对练也行!只不过我的剑有一个限制。」

  「什么限制?」

  「只可以在床上施展。」

  罗冬儿听到这里哪还不知被耍了?要是之前有男人对她开这种玩笑,下场绝对是非死即伤,只不过对着跟她已经发生关系的张牛儿,她却恨不起来,只是作小女人样的捶着他的胸口。

  感受到怀中佳人的娇憨,张牛儿脸上是止不住的笑意,能将这天仙一般的妇人勾的如青春少女,就是叶之璇要他们学的本事,虽然双方只不过是交易,相信凭自己三人的手段,必然会让罗冬儿越陷越深,无法自拔。

  轻轻地在罗冬儿耳边吹气,张牛儿说道:「冬儿姐可要品剑?」

  俏脸微红,抚上张牛儿骄傲的「玄铁重剑」,罗冬儿檀口一张,竟是真的含了下去,这些天她坚持不让男人同插蜜穴和菊花,只得在嘴上多下点功夫,比给杨浩一个月口交的次数还多,而男人们又喜欢在她的嘴里缴械,硬生生地灌了她不少腥臭的精液,屡劝不听下也只能任他们胡来,谁叫他们性技高超嘴又甜呢?见着宛若天仙、不可方物的美人为自己口交,张牛儿心中不由得升起强烈的满足感,主动的要帮罗冬儿服务。

  这几日罗冬儿的身体早被摸透,张牛儿手指一进蜜穴一勾,就精准的触碰到她最敏感的点,还记得那点被叶之璇找到后手指狂抽猛插,让她在高潮时淫水狂喷,丢了个大丑,偏偏其他人还争先恐后地玩起寻宝游戏,现下她的身体在男人面前已经毫无秘密。

  罗冬儿身子一颤,原来张牛儿以手进攻蜜穴的同时,舌头也舔上后庭,还抽出闲暇的问道:「冬儿姐待会要用哪个地方接我的剑啊?可惜我兄弟不在,不然我俩来个双剑合璧,方能让姐姐知道甚么叫人间极乐。」

  听见张牛儿仍不死心地想让自己双穴同插,罗冬儿忍不住缩了一下,她哪能不知那种快感?莫说那天真假难辨的春梦,后来狗儿也在她面前演示了遍,令她讶异的同时也有了恐惧,虽然自己已然屈服,但仍打定主意等杨浩回来后就切断一切关系,若真的尝到这般极乐,怕是再也离不开这些人了。

  张牛儿勾出罗冬儿的欲望后,将她摆回了床上,提着自己的「玄铁重剑」
  淫笑道:「罗女侠,看剑!」

  罗冬儿美目含春,却装出冰冷神情道:「淫贼!你…喔…你赖皮…人家话…
  都…还没说完…「

  淫贼大战女侠,然而以往杀贼不手软的女侠,此刻被杀的弃兵卸甲、溃不成军,只余动情的呻吟绕梁于室,恍如仙音……此时乐春院里,叶之璇正和吴娃儿及唐焰焰笑谈与罗冬儿的事,老黑则在旁伺候着。

  吴娃儿哀怨道:「你们这般没良心的,搞上我姐姐后就把我俩丢在一旁,直到今天才出现。」

  叶之璇见着吴娃儿和唐焰焰的脸色,心知二人真的有些不快了,一把搂住二人,更将手伸入衣襟之内,对着乳房揉搓起来,让这些天强忍欲望的二女娇喘不已,原先的怒气被消解了一半。

  叶之璇笑道:「冬儿的情况特殊,自然要多花些时日,让她陷得更深一些,到时大家聚在一起玩,她才不会排斥。」

  吴娃儿微酸道:「才这么些天就叫冬儿了?可怜我和焰焰自己送上门,现在你们这些臭男人都不珍惜了。」

  叶之璇看见吴娃儿吃起了飞醋,暗笑不已,相处这么多日,他哪不知这艳丽的妖精虽然一副淫荡模样,心还是挂在她的小弟弟相公身上的,现在这般表现倒是一个不错的现象,果然有竞争才有动力啊。

  「怎么会呢?我还是很挂意娃儿的大胸部的,这种无法一手掌握的感觉,真让人爱不释手。」

  「你这色鬼,这么会讨人欢心,其实人家也很想你的棒子。」

  吴娃儿玉手深入叶之璇的裤子里,对着未勃起的阳具套弄起来。

  唐焰焰见吴娃儿已然兴起,倒是乖巧地离开了叶之璇,一旁的老黑见状便将她搂在怀里,对着那娇艳的红唇亲吻了起来。

  任性骄傲的唐焰焰,热烈的回应老黑的亲吻,浑然忘记自己已为人妻,然而在男人不安分的大手伸入裙下时,她却是推开了老黑。

  只见她面有难色的道:「人家那个来了,今天不方便。」

  吴娃儿笑道:「喀喀!看来今天姐姐没这福分,却要便宜我了,老黑你还不过来?」

  叶之璇也接着道:「等改日焰焰方便时我们再聚聚,下次帮你搞定这个问题。」
  正庆幸男人没有硬来的打算,听见有解决方法的唐焰焰疑惑的看着叶之璇,看着男人脸上淫荡的笑,老黑又适时地跟她耳语几句,了解叶之璇算盘的唐焰焰闹了个大红脸,不知所措的夺门而出。

  吴娃儿此时跨坐在叶之璇身上,面带好奇的问道:「你说的甚么方法,能解决女子天葵?还让我那乖徒儿闻风而逃?」

  叶之璇讶异地看着吴娃儿说道:「娃儿没生过孩子吗?不然怎会不知?」
  被这么一点醒,吴娃儿哪能不知晓眼前男人打的坏主意,似笑非笑道:「你倒是打的好主意,竟然想搞焰焰的肚子,要放在以前说这话,你现在已经死了。」
  叶之璇自信道:「这不还有娃儿保护我吗?话说回来,娃儿要不要也来给我生一个?」

  吴娃儿笑道:「喀喀,莫说我愿不愿意,我和焰焰可是跟你们三人都发生关系,若果真的有了,孩子爸爸算谁的?」

  一旁的老黑咧嘴说道:「孩子是谁的都不重要。」

  吴娃儿噗哧一笑,那娇艳的美态成了天然的春药,让俩男肃然起敬,感受到身下顶着自己的小坏蛋,吴娃儿褪去外衣,将一对豪乳凑在叶之璇眼前,诱惑的说道:「你们若是真的能让奴家怀孕,我产的乳汁就让你们喝个够。」

  此话一出,两个男人再忍不住欲望,热切要争抢吴娃儿的蜜穴,最后是近水楼台的叶之璇先拔头筹,在早已湿透的淫穴里用力地捣弄着,一副要把骚屄捅穿的样子,让吴娃儿娇喘连连,溃堤的淫水自交合处流个不停,老黑将手指沾上淫水,对着不知采过几回的菊穴插了进去。

  「噢…天啊…爽死我了…害人家忍这么多天…你们…嗯…可要好好陪人家…
  啊…「

  感受着两个穴里传来的快感,正坐在叶之璇身上驰骋的吴娃儿被这久违的欢愉刺激的有如发情的野兽,狂野的扭腰摆臀,那高速的频率让叶之璇咬牙苦忍,彷若被一个大姊姊强奸的小处男,发出了微微的呻吟。

  旁观的老黑见吴娃儿的疯劲,无奈地将手指从菊穴里拔了出来,人的身躯毕竟柔弱,若是不小心出了意外可不好,然而在拔出来的那一霎那,带动了吴娃儿早已因为解放肉欲而变得敏感的娇躯,肉穴一缩一缩的,夹的叶之璇冷汗直流,双手紧扣吴娃儿的腰部,嘴里喊着:「娃儿你别再动了,这样我很快就…会…」
  正兴起的吴娃儿哪管的了叶之璇,男人的抵抗彷若螳臂挡车,啪啪作响的交合声响彻房内,吴娃儿兴奋的喘气道:「真舒服…哈…哼…你这样就顶不住…还想我帮你生孩子…作梦…嗯…」

  说着说着的吴娃儿对着皱眉的叶之璇吻了起来,让被掠在一旁的老黑看的干瞪眼,只能抚着自己肿涨的鸡巴自渎;激战的两人很快便身躯一震,纷纷达到了高潮,云雨稍歇的吴娃儿看着叶之璇笑道:「你今天可真逊,奴家可还没爽够呢!喀喀,想不到当当女淫贼感觉也挺不错的。」

  一直以来顺风顺水的叶之璇看着身上的女流氓,眼里流露出了屈辱的神色,又升起了要好好教训一下这女人的念头,隐蔽的对老黑比了手势,开始说道:「那是因为我还没出绝招呢!就怕娃儿承受不住,哭喊叫饶!」

  吴娃儿感受老黑用龟头磨着仍紧咬着叶之璇肉棒的蜜穴,以为是要沾上淫液来插自己的菊穴,不以为意的道:「你们是想双穴同插?奴家我可不怕!老黑你还要磨多久,快来照顾人家的屁眼嘛!」

  说罢还示威似的摇了摇屁股,让因为射精还显得敏感的叶之璇叫了一下。
  看着吴娃儿如此得意,叶之璇心中的一点顾虑就此消失,将吴娃儿的臀肉往两旁分开,让迷人的菊穴呈现在老黑面前,然而这黑汉却是仍继续将龟头在已含着一根肉棒的蜜穴边缘磨着,终于让吴娃儿察觉到不对劲,口气微颤的道:「你们想干嘛?」

  见着这骚狐狸有些服软,叶之璇得意的回道:「娃儿可听过双龙抢珠?今天就让你尝尝这个中滋味,刚开始会有些痛,不过习惯后你就会爽翻的。」

  吴娃儿大惊失色,要知这二人的肉棒都是百里挑一的巨物,和杨浩相比不惶多让,甚至还高出一筹,虽说她对男女之事多有涉略,却没想过会遇到这超乎她想象的可怕遭遇,情急之下使出了独有的点穴功夫,便要快些脱身。

  久违的针刺般的痛再次临身,叶之璇龇牙裂嘴的叫着,但他早已料到吴娃儿有可能脱身,早已将她环抱在怀,又因为痛觉刺激,原本因射精而疲软的阳具为之一震,顶的吴娃儿娇躯一软,就这么一耽搁,为免夜长梦多的老黑已将他的巨屌硬塞入本无空隙的蜜穴里,惊天的痛呼传遍了整个乐春院主楼,让一干嫖客吓了一跳,心想不知又有哪个姐儿被大户开苞了,改天一定要来捧场,喝不到头汤没关系,第二三口也是一样的。

  叶之璇也被吴娃儿的反应吓了一跳,本来今天想试试当嫖客的感觉,所以没到后院,只是随意找了房间,可没想过会变这样,不想引起太多注意的他无奈道:「娃儿你太大声了,棉被和枕头随便找一个咬吧!忍一忍就不痛了。」

  事已至此,吴娃儿便是要用内力脱身也无法,下体撕裂般的疼痛让她无法施力,若真要用内力震开这两个浑球,怕是在那之前便先要痛死。

  思及于此的吴娃儿一脸怨怼,带着泪水的眼珠盯的叶之璇十分不安,随即肩膀上传来剧痛,却是被吴娃儿狠狠咬住了;眼见叶之璇疼痛而疑惑的表情,吴娃儿松口说道:「你现在的痛可还不及我十分之一,亏你说的这般轻巧。」

  再次被咬上的叶之璇一脸苦笑,这次可是把这妖精得罪的狠了,若是不能让她在这近乎病态的性交中获得快感,怕是以后再也没机会和这妖精同床,更要担心她的报复,只得温言劝道:「你放心吧!这滋味冬儿也曾受过,现在还不是好好的,你要放轻松才能好好享受。」

  吴娃儿此时得知罗冬儿在被征服后的这些天,已经对男人言听计从到这般地步,不免有些自暴自弃,因为疼痛而紧绷的身躯也放松了不少。

  还留着一截柱身在外的老黑感觉到变化,终于开始缓慢的抽动着,本来这种性交方式需要事前准备,催情药物势不可少,如今吴娃儿没有淫药做缓冲,所以过程比罗冬儿痛苦万分。

  然而还未等她适应,叶之璇的阳具又在蜜穴里重振雄风,让老黑的阳具隐约有被挤出去的现象,老黑无奈,心知不能在此时功亏一篑,让身躯稍稍后退,随即如攻城槌一般用力挺向只余一丝缝隙的城门,每每让吴娃儿痛不欲生,眼泪直流。

  就在这般更胜初夜的痛楚里,吴娃儿恍惚间又想起杨浩,他让她知晓了另一个世界,一个男女平等的世界;为了感受那种自由,她终于又违逆了世俗礼教一回,或许为掩饰心中不安,还顺带的将唐焰焰也拉下水。

  若杨浩知道,想必也是不会原谅她的吧!可是男人总是说专情、深情,却仍继续将感情切成一块块,分送给一朵朵正当花季的女子,看在年华渐逝的她眼中,怎不心慌?打趣是为了掩饰、纵容是避免厌恶,大半辈子的追求,却换来一个没什么不同的结果。

  但她还是爱他的,所以即便纵情肉欲,心中仍留着杨浩,就如此刻。

  「官人,我爱你!」犹如将自己献出去的那晚,吴娃儿心中默念,而在此时,老黑终于把肉棒硬生生挤入了蜜穴,与叶之璇的阳具并驾齐驱,吴娃儿也迎来相隔数年的破身之痛,甚至比与杨浩那次的印象来的更为深刻,就像是将身子一次交给两个人,令她在痛楚之余又多了几分羞赧。

  在蜜穴被两根肉棒撑到极致的同时,吴娃儿脑海先是一片空白,随即疼痛与酸麻充斥,令她冷汗直流,纯粹的嘶吼取代了往日的淫言浪语,反而令男人更添兽性,要不是叶之璇如今动弹不得,只怕吴娃儿又要多吃几分苦头;饶是如此,急遽流失的体力让吴娃儿只能无力地趴在叶之璇身上,默默接受老黑地耕耘。
  「呜…痛死人了…你们…一点都不怜惜人家…喔…人家的小妹妹要被干坏了…啊…」

  虽然疼痛依旧,但渐渐习惯的吴娃儿终于得以回气,老黑见状让自己背靠墙壁,并拉起吴娃儿软趴趴的身体,一边揉着玉兔又逗弄着阴核,说道:「要不让你自己动?」

  「哎…」

  吴娃儿轻哼一声,缓慢地扭动着,原先如水蛇般灵动的腰,已然失去了活力,要不是有老黑在后边搀扶着,只怕要再倒了下去。

  看着向来在床上豪放的淫娃荡妇变成初尝性事的少妇状,叶之璇心想这回错有错着,冒着得罪吴娃儿的危险,换来一次虽非破身却更胜破身的体验,见着美人紧咬贝齿、轻皱眉头的模样,着实让叶之璇淫兴大起,尝试动了一下身子,欣喜地发现身体已经重回掌握,于是毫不客气地对眼前晃荡的巨乳抓去。

  把玩着吴娃儿的乳房,又逗弄着上面的一点嫣红,叶之璇说道:「娃儿这般姿态,彷佛是在下夺走你的初夜一般,现在还痛吗?有没有爽的感觉啊?」
  听着男人说的话,吴娃儿只觉羞愧难当,初夜当日自己早有准备,痛楚并不强烈,哪如同今日一般毫无准备?即便如此,被男人开拓开来的膣穴,在阳具摩擦穴里肉芽传来的阵阵酸麻快感,已经渐渐压过对疼痛的恐惧,犹如包裹一层酸苦外衣的糖,在化去酸苦尝到甜意之时,酸苦也成了催化剂,让蜜糖更显甜美。
  「有一点…」

  「是有一点痛还是有一点爽啊?说清楚一点!」

  以往毫不忌讳说出性交感觉的吴娃儿,此时却熄了火,只是缓缓地扭腰并呜咽着,原来这种变态而奇异的性交,对于热衷于男女之事并喜欢破坏禁忌的她而言,已经戳中了她精神上的G点,反而让她矜持起来,如同她第一次前后二穴被肉棒夹击的夜晚。

  这种细微的变化很快地被叶之璇捕捉到,开始用力揉捏着白嫩的乳房,挺立的乳头也不放过;老黑闻弦音而知雅意,对着吴娃儿又圆又大的屁股打了下去,让本在细细品味个中滋味的吴娃儿霎时间又被疼痛压过,惨叫一声。

  往常增添床上情趣的微痛刺激,此时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掌握主动的叶之璇罕有地展现强势的一面,邪笑道:「娃儿,要知道在床上,女人永远是被征服的那个,我这绝招一出,连你也要认输的,现在你要不要乖乖听话啊?」
  被捏又被打的吴娃儿,此时再没有任何翻盘的可能,就连床上的主动权也已经丧失,纵使心中不愿,还是只能承认男人已然征服了她;杨浩征服了她的心灵,而这些男人却是征服了她的肉体。

  「唉唷…我认输…别捏…别…别打…我认输还不成……」

  叶之璇得理不饶人的问道:「那你是承认被我征服了?」

  吴娃儿早已疼的失去思考能力,说道:「承认…我承认还不成吗?」

  叶之璇冷哼道:「是不是该叫我主人啊?」

  老黑不忘插话道:「还有我呢!可别忘了。」

  叶之璇闻言哈哈大笑:「那干脆承认每个男人都是你的主人好了!」

  对于一向认为男女应该平等的吴娃儿,要她承认男人比自己地位还要高,实比杀了她还要难受,然而在先前被张牛儿二人干晕的那回后,她已经不再那般执着,偶尔兴致来时也会自称为奴,可要她承认男人都是她的主人,显是有些太过了。

  脑海闪过许多想法的吴娃儿不待拒绝,已经被老黑来了一记重的,接连的巴掌打在吴娃儿多肉的屁股,幌得膣穴传来撕裂般的痛楚,终于让吴娃儿讨饶了:「求主人别打了…奴…奴承认男人都是我的主人…求主人…别打…」

  说罢的吴娃儿留下了屈辱的眼泪,往昔在妓院没能让她低下高傲的头颅,却在今日失手在她用来解闷的玩物之下;叶之璇和老黑闻言大笑,分别对着吴娃儿的艳唇和乳房痛吻,叶之璇还坏心的啮咬着乳头,刻意留下身为主人的印记。
  接着叶之璇玩味的看着她,问道:「吴奴儿,你说我们接下来要做甚么呢?」
  吴娃儿哪能不知男人的想法,强撑着不适分开双腿,魅惑的说道:「主人不必怜惜,尽情的肏吴奴的屄,吴奴受得住。」

  「吴奴可真淫贱,骚屄里吞两只肉棒还求人操,真是变态!」

  叶之璇一番话说的吴娃儿羞愧不已,随即话锋一转:「不过我喜欢!」
  有赖老黑耐心地开垦,湿滑的膣穴不仅容得下二人的巨物,便连抽插也毫无难度,叶之璇不客气的大开大阖,果真插的吴娃儿哭喊不止,眼角的泪水却不知是痛的还是爽的。

  「喔…天…怎么会…有这种…又痛又…爽…哎…不…不行…要死了…救命…」
  百味混杂的性交滋味,将吴娃儿带往一个崭新的世界,让她对男女之事更加着迷,在肉棒的捣弄之下,疼痛成了快感的催化剂,一波又一波冲击着吴娃儿的心神,欲仙欲死的滋味胜过以往任何一次的交合,蜜穴中的淫水早已溃堤,湿了整片床单。

  看着吴娃儿的骚浪痴态,叶之璇继续吮咬着那对豪乳,而老黑则是抓着吴娃儿充满肉感的臀部,配合叶之璇抽插的节奏动作着,而四肢乏力的吴娃儿只能任凭她的主人们施为,为了避免晕过去而大口的喘气,贪婪地享受此刻的极乐。
  「喔…干死我了…天啊…都…嗯…都顶到人家最里面了…很痛…可是…啊…
  又很…舒服…要疯了…「

  感受到两根巨物都已叩关子宫口,吴娃儿可想而知自己蜜穴被拓宽至何种程度,毕竟二人的阳具可是被自己把玩跟品监过的,然而莫说此刻她不由自主,就是恢复行动能力她也不愿阻止了,身体传来的快感让她顺从着肉欲本能,无法自拔。

  此刻叶之璇和老黑则是憋得有些辛苦,毕竟同插一穴,彼此却没有了缓冲空间,棒身之间的摩擦也是一种刺激,还未射精过的老黑终于先忍不住,嘶吼一声便抵住了子宫口,将浓烈而滚烫的精液射进了花房。

  「啊!」

  吴娃儿被精液一烫,也迎来了一阵高潮,膣穴为之紧缩,叶之璇也不再苦忍,狂暴的狠肏着淫穴,一边说道:「我也要来了,这次一定要把你肚子搞大。」
  此时的吴娃儿已经因为连续的高潮而显得有些神智不清,只是不断的淫叫着,承受这一波狂风暴雨,就连刚射精的老黑也被牵扯进去,方再度勃起的阳具也有了射意,而叶之璇的射精变像是个导火线,引爆了三人的高潮。

  软倒在床上的三人闭上眼,缓缓品味潮水退去的韵味,当男人的阳具离开吴娃儿的阴道后,满满的精液从被撑大的蜜穴流了出来,叶之璇笑道:「这次射了那么多,想必吴奴一定会怀孕。」

  吴娃儿闻言白了他一眼,说道:「都做完了还这么称呼我,你想死啊!」
  听见吴娃儿的话,叶之璇只是笑了笑,他以增添床上情趣作饵,让诸女接受在交欢时自甘为奴,平日则是予以尊重,降低诸女抵触的同时还给她们错觉,以为一切仍在她们的掌控之中,接着一点一点的挑战诸女底线,让她们不自觉的退守防线,等到正牌相公回来后,她们才会知道往日的生活,已经回不去了。
  「今日之事虽是个意外,但效果显然不错啊!」叶之璇邪恶的想着。

  此时老黑则是抓着吴娃儿的手,让她亲自感受到自己的屄被肏的有多宽,一边笑话道:「娃儿的小妹妹跟俩个大哥哥睡过后,已经变成大姐姐了,就是不知道会不会再蹦出一个小娃娃。」

  吴娃儿虽惊讶此刻蜜穴的宽度,倒也不十分在意,只要给她几天时间,一切便会完好如初,只是听到老黑自夸的话语,忍不住的想损他几句:「什么大哥哥,是小弟弟!」

  老黑闻言一愣,随之大笑:「对!对!是小弟弟!哈哈!」

  叶之璇看着二人,心中一动,随即向吴娃儿问道:「娃儿你是不是有甚么避孕方法?不然怎么都不怕我们射进去呢?」

  吴娃儿瞪了他一眼,说道:「怎么?你还真的要我帮你们生孩子?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叶之璇回道:「就是好奇。」

  「好奇也不行!」

  叶之璇耸肩,笑道:「娃儿的脾气真大,都忘了自己现在的处境了。」
  吴娃儿警觉的想起身,随即便被老黑扣住双手,被双龙抢珠搞得疲惫不堪的她,就连挣脱的力气也没有,不由得暗暗叫苦。

  叶之璇邪笑道:「我今天一定要听到娃儿的实话,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不………………」

  在叶之璇和老黑的手段之下,吴娃儿终于把阴阳双修功法能避孕的事全盘托出,只是结果却不令他们满意。

  照吴娃儿所说,功法一旦施展,要经数月才会失效,只能待吸足阳精时,才可再逆转功法,此时功法的作用便有了180度的转变,从避孕的功效转化为受孕,施展后,继续以阳精浇灌,先前所吸收之阳气将会反哺,女子便因之受孕。
  唯可虑者,则是不知播种者属最后催发之人,抑或是先前所吸收阳精其中之一,毕竟此秘法是由道家高人所受,就连聪慧的吴娃儿,对此也不甚明了。
  包括罗冬儿在内,诸女体内都修习了阴阳功法来避孕,单凭他们三人确实力有未逮,叶之璇思索一番后,想着待来日多找几个男人来操她们,不过毕竟不知杨浩何时归来,想要摘采果实并不那样确定,还是决定顺其自然。

  为了方便,叶之璇决定不再瞒着罗冬儿,将吴娃儿和唐焰焰也带往宅院里,却听见有趣的对话。

  「嗯。。。师傅,你看我这剑。。。练得如何?剑法。。。呼。。。好不?」
  「好。。。好徒儿,重剑。。。便是要。。。喔。。。又重。。。又直接。。。你。。。呜。。。练的不错啊。。。」

  「师傅的剑鞘也不错啊。。。呼呼。。。能接徒儿这么多剑。。。真厉害。。。」

  「当然。。。哎。。。不然怎么我会是师傅呢?嗯。。。让我再看看。。。
  喔。。。你舌剑练得如何。。。「

  强烈的吸吮之声传来,让偷听的诸人都心痒痒的,可为了仔细听床,彼此间有默契的不做动作,怕错过了精彩片段。

  「嗯。。。你的舌剑。。。也练得好。。。勾的为师也。。。嗯。。。心动了。。。哎。。。你怎么把为师摆成这个姿势。。。羞死人了。。。」

  「徒儿可要拿出真本事了,师傅接招吧!」

  门外诸人只听见啪搭啪搭的肉体结合声响连绵不绝,罗冬儿被一次次强悍的撞击冲的目眩神迷,原先的矜持呻吟,随着体内快感的持续升温,也渐渐的加大。
  「喔。。。嗯。。。呜。。。对。。。就是要大力些。。。重些。。。喔。。。天啊。。。你出剑怎么也那么快。。。啊。。。」

  「师傅。。。喜欢吗?」

  「呜。。。喜欢。。。喜欢啊。。。不要叫我师傅。。。叫我。。。叫我的名字。。。喔。。。冬儿要飞了。。。飞了。。。啊。。。」

  「好冬儿,你也叫我的名字吧。」

  「牛儿。。。牛儿。。。冬儿喜欢你的剑。。。也喜欢你的剑法。。。呜。。。人家舒服死了。。。」

  「我要在你体内留下剑种,让你。。。嗯。。。让你记得此时的欢愉。。。
  如何?「

  「我。。。我愿意。。。给我。。。给我。。。呜呜。。。」

  「冬儿!」

  「牛儿!」

  随着彼此间越来越高亢的叫声,终于在达到顶点的那一霎那轧然而止,门外的众人可想而知,罗冬儿的子宫一定被张牛儿的精液灌的满满的。

  吴娃儿有些惊讶姐姐竟会让男人射进她的身体里,毕竟她尚未将阴阳功法能避孕的事告知,可是想想这些年自己和杨浩明里暗里对她的调教,好像也不那么意外,平日节帅府并无外人,有需求时便虚龙假凤一番,仆从也不敢对夫人心怀不轨,倒也没出什么意外。

  只是遇到叶之璇这群胆大心黑的,先是让吴娃儿承欢胯下、甘做帮凶;后又让狗儿献上勾人情欲的迷香和加料的茶叶,再制造出种种意外,让罗冬儿不得不对身体的欲望妥协,在妥协的那一瞬间,早已不再坚定的心思,便已经开出了缺口,随着性交次数越多,缺口也随之扩大,残存的理智化作淡淡的矜持,却是更添韵味。

  当众人不再避讳的进入房间,还能看见罗冬儿正帮张牛儿清理重剑的精华,更可听见明显的吞咽之声,罗冬儿听闻众人脚步声倒也不以为意,在她想来该是外出的叶之璇及老黑回来了,转过身来才发现吴娃儿及唐焰焰竟然也在。

  吴娃儿心中一笑,又是起了作弄的心思,脸现悲切道:「姐姐!叶之璇跟我说你和她的仆人通奸时,我犹不信。可是你竟然真的。。。你叫我怎么对官人交代?」

  唐焰焰也面带惊愕:「冬儿,你怎么。。。」

  嘴角犹挂白丝,因为高潮的余韵而仍显艳红的脸蛋,在被姐妹撞见与人欢好后,多了几分羞惭之色,眼角却是在有意无意间看向他们身后的叶之璇和郝应。
  二人心领神会的从后边挟持住了唐焰焰及吴娃儿,旋即罗冬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点住她俩的穴道,随后则是抚着吴娃儿的脸庞说道:「竟然被你发现了,你说我是该灭口、灭口」微顿后又看向唐焰焰继续道:「还是灭口呢?」

  看着变得比往常强势的罗冬儿,吴娃儿心中微惊之余又有些可惜,还以为可以见到罗冬儿如惊弓之鸟的神情呢!现在这可一点都不好玩。

  叶之璇在一旁打圆场道:「灭口太可惜了,不如。。。」

  罗冬儿俏眼一瞪,开始兴师问罪:「你是故意的吧!把我两位妹妹都引来这,逼我不得不出手,现在怎么办?」

  叶之璇现下可无辜了,他的本意是让大家坦承,可没想过吴娃儿会来这招,不过这突如其来的意外颇为有趣,顺着说道:「躲得过今日,难道躲得过明天吗?
  冬儿必然知道吴娃儿素来多疑,多日不见你,她必然已起疑心,与其战战兢兢的等待秘密被揭开,不如将主控权掌握在手里。「

  这番话说得合情合理,不过仍是被罗冬儿白了一眼,她怎不明白男人真正的想法?莫说娇艳的吴娃儿,便是唐焰焰也是我见犹怜,落到这群饿中色鬼的结果是可想而知,自己却不得不做这帮凶。

  「唉!娃儿、焰焰,今日莫要怪我,谁叫你们见着不该看见的东西。」
  眼见男人都蠢蠢欲动,也不禁着他们,只盼这些人能够『』说服『』吴娃儿和唐焰焰,不然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没心情看男人摧残她的姐妹,罗冬儿便出房门洗浴去了,浑然不顾身后吴娃儿及唐焰焰的求救。

  然而待她回来,看到的却是想象不到的景象。

  「喔。。。好讨厌。。。明知道人家和焰焰都不方便。。。嗯。。。还要玩人家。。。的后边。。。」

  「呜。。。好久没有。。。。大肉棒好舒服。。。插的焰焰好快活。。。」
  张牛儿老黑二人仅是对着菊穴进攻,却仍是干的唐焰焰及吴娃儿快感迭起,还不忘拍打二女的俏臀,不但没招来怒骂,反而是「用力点、大力些」之类的回应,让罗冬儿完全不敢置信。

  叶之璇看见罗冬儿回来,笑着将她搂入怀中,双手伸入薄纱之中上下其手,一边欣赏活春宫,一边解答着罗冬儿的疑惑。

  罗冬儿在男人的抚摸之下,重新燃起对欲望的渴望,然而叶之璇嘴里道出的事实,却让她的心情冷了下来。

  怎会如此?原来这些日子自己之所以欲念大增,都是因为被刻意算计,就连狗儿大度的体谅,也是要让自己沉沦的布局。

  而将决定权交给自已,看似大胆,却是经过仔细评估的。

  若是答应,自然是皆大欢喜;不答应的话,已经有把柄在众人手上的罗冬儿,也不会再过问狗儿和叶之璇的事,况且除非罗冬儿狠下心避而不见,否则还有更多后手等着她呢!

  消化完事实的罗冬儿,沉默片刻后又略带羞涩地问道:「那。。。那天。。。人家做春梦。。。也是你们。。。」

  叶之璇笑答:「自然是我们下的春药的效果。」

  听到自己早被算计,罗冬儿害臊的紧,那几日她春梦连连,欲望无法发泄,于是经常自渎,自己还暗自忏悔了一番。

  看着罪魁祸首得意洋洋的样子,罗冬儿有些怨气,却不自觉的为其开脱,毕竟按自己那时的性子,若是知道真相,必定会杀光这些人,然后就此隐居山林;
  日后所安排的局,固然是为了得到自己身子,却也是为了让自己心甘情愿享受淋漓尽致的性爱。

  原以为对不起杨浩和狗儿的负罪感,在得到狗儿谅解与同意时便少了一大半,另一半则是被汹涌的情欲爱海所掩盖,避孕之事则是被无法受孕的狗儿说服,倘若日后真的怀了身子,便将孩子过给小俩口。

  本来还未帮老杨家开枝散叶的罗冬儿是死不答应的,但是想到日前早不知被叶之璇内射了几回,若是真的怀了孕,也不好把孩子留在身边,倒不如成全小俩口;当然,罗冬儿是绝不会承认被男人滚烫的精液灌满的欢愉感,也是允诺的理由之一。

  罗冬儿轻叹一声,说道:「你们倒是好算计,早就和我的几个姐妹好上了,既是如此,又何须把冬儿也拖下水。」

  叶之璇直言不讳的说道:「若不如此,日后你发现了我们苟且之事,要怎么选择?」

  罗冬儿一呆,要是自己发现吴娃儿和唐焰焰跟他人通奸,肯定比现下的情况更难抉择,经由叶之璇的嘴一说,仿佛让自己同流合污是最好的选择,至少不用苦恼,只管享受便行。

  叶之璇饶有兴致的看着罗冬儿迷惘的模样,开口道:「要不我再给冬儿一个选择的机会,现在你要退出还来的及。」

  看着唐焰焰与吴娃儿身处极乐的姿态,罗冬儿觉得自己下身也有些发痒,事已至此,敏感的身躯早已给出答案,在杨浩回来之前,就这样的放纵吧,何况还有共犯,倒不必再如往日担忧东窗事发。

  已在男女交合的快感中迷了心智的罗冬儿,再对自己诚实了一回,虽是不发一语,玉手却抚上了男人隔着裤子的巨物,一切尽在不言中。

  叶之璇坏笑的在罗冬儿的耳边说着悄悄话,还趁隙轻咬了罗冬儿的耳珠,就看着罗冬儿面带红晕的轻轻点了头,大笑的宣布道:「别玩了!我们的仙子姐姐打算重温旧梦呢!」

  正干的汗水淋漓的众人停下了动作,吴娃儿饶有兴致的看着罗冬儿,就连张牛儿

的阳具什么时候离开的都不知道;唐焰焰则是在大屌离开菊穴后有点依依不舍
  的感觉,毕竟憋了那么久,却只爽了一半,不免有些空虚。

  知道自己成为众人焦点,罗冬儿不由得低下头躲开审视的目光,男人色色的眼神就算了,可自己的姐妹都在,不由得有点胆怯,对比先前被撞见好事的模样,又是天壤之别。

  罗冬儿弱弱的问:「你该不会现在就要吧?」

  叶之璇笑答:「你说呢?」

  倒不是怕欢好时有人旁观,毕竟杨浩总喜欢和自己及姐妹玩双飞,可现下是要在二女面前跟别的男人来个「三英战吕布」,依她的性格怎么能接受?略带哀求的看着叶之璇,只见那笑意中带着坚定,已经是铁了心。

  心知逃不过这一劫,而叶之璇既然坦白一切,日后少不了和吴娃儿及唐焰焰袒裎相见,求取丈夫以外的男人的肉棒,既然如此,又何必矜持?

  「。。。你们可不准再玩什么双龙抢珠。」

  「不会,那是专门来处罚不听话的,冬儿姐那么乖又那么听话,我们怎么舍得?」

  叶之璇这话说的倒是真心,这双龙抢珠毕竟对女人的蜜穴很伤,饶是对武艺在身的诸女影响不大,却也要休养三五天才能回复原状,又对彼此的默契配合有要求,很是麻烦。

  听见二人的对话某个曾经很不乖的女人缩了缩身子,那种过于极端的感觉,把欲仙欲死四个字发挥的淋漓尽致,让她既惧怕又着迷,看了一头雾水的唐焰焰一眼,心道自己的好妹妹可是享受不到那种滋味了。

  罗冬儿总算又抬起头,不过入目便是两根刚从菊道出来的巨屌,上面还带有一些黄色的残渣,让她微怒道:「你们还不快去洗干净,难道想就这样插进来吗?」
  俩个看似憨厚的黑人咧嘴一笑,随手拿着香皂便出去了。

  说起来还要感谢杨浩,要不是他提前将香皂发明出来,诸女又怎会任他们走后路及为其吹箫?光是臭味就会使人望之却步、性欲大减,当初杨浩发现这个好处时还得意好一阵子,现在却是便宜这些姘夫。

  叶之璇也没闲着,招呼吴娃儿及唐焰焰帮罗冬儿来场前戏,二女知道罗冬儿已经洗过身体,毫不嫌脏的舔舐着菊穴和屄穴,而叶之璇则从后搂着罗冬儿,一双手逗弄着硬挺的小红豆,还不忘吮舐敏感的耳珠。

  当张牛儿二人回来,就看见罗冬儿的肌肤白里透红,微喘的呻吟着,细长的眉目饱含春意,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便是神仙也动心。

  张牛儿老黑也是猴急,分别把自己的肉棒放在罗冬儿的左右手,很快就在那柔软滑嫩之中振翅欲飞,而罗冬儿感觉到手中暴涨的灼热,再也忍不住内心的饥渴。

  「给我。。。」

  功成身退的吴娃儿和唐焰焰,早已退到一边的太师椅坐着,只是手里都多了一根角先生,用以缓解自己同样高涨的欲望。

  「啊!」

  罗冬儿的蜜穴在迎来张牛儿的巨屌后,原先已被逗弄至高潮边缘的娇躯一震,轻易的泄出了淫水,随后则被压趴在张牛儿身上,微绽的菊门正被叶之璇的龟头轻轻叩关着,虽还未完全插入,却已足以让罗冬儿发狂。

  残余的理智让她开口说道:「叶之璇你玩我后边,待会绝不能让我帮你口交。」
  叶之璇答应了,然而听在曾经历此种阵仗的二女耳中,却知道罗冬儿又入了圈套;毕竟此时回答的只有叶之璇一人,待会换个体位,便会是另一人走她的菊门,接着这人再去玩罗冬儿的小嘴,察觉中计已是不及,最后还是只能乖乖被玩弄。

  这种满足男人变态心理的作法,当然也曾勾起吴娃儿及唐焰焰的不满,虽说菊门在事前已经有了足够的清洁,然而多少还是有所抵触,感觉总是多了股臭味。
  吴娃儿在事后故意跟三人接吻,将口中残余的液体度过去,让这些乱搞的家伙也尝尝苦头,唐焰焰当然是有样学样,一用出双修功法,在自己身上驰骋的大坏蛋,转眼间就变成待宰的羔羊。

  这招果然有效,日后他们果真照规矩来,让二女各自松了一口气。

  「啊。。。讨厌。。。就是这种感觉。。。呜。。。冬儿。。。冬儿又来了。。。」

  终于被男人同插二穴,罗冬儿极端的兴奋,虽因少了淫药助兴,快感有所不如,但经多次性交开发过后,敏感的娇躯早已主动做出反应。

  而眼前握着的老黑的巨屌,就像在告知罗冬儿此时的二穴被多么庞然的巨物入侵,让她既羞愧又着迷。

  在老黑的眼神的示意下,罗冬儿张开檀口,轻轻的将龟头含了进去。

  『啊!真是羞死人了!』完成三龙一凰的壮举,在男人毫不留情的冲锋下,罗冬儿舒爽之余又略带羞愧,肉体传来的充实与满足感,是单单一个杨浩所没办法给予的,虽然她依旧喜欢着杨浩,不过却无法抵挡欲望的本能,被男人肏干的浪水直流,被巨屌堵住的嘴也发出了呜呜的呻吟。

  吴娃儿和唐焰焰艳羡的看着尽情享受的罗冬儿,前者再也忍不住,将唐焰焰推倒,虚凰假凤的玩了起来。

  啪嗒啪嗒的肉体撞击声带出粗重的呼吸和欢愉的淫叫,混合成最自然的天籁之音,让众人更加的投入。

  以一敌三的罗冬儿早已不知被摆过多少姿势,原先进攻其口腔的老黑,则是配合着诸人的体位打了游击,连罗冬儿的玉足也没放过,而空出口的罗冬儿则是胡乱的淫叫着,被高潮的快感冲击的失去语言的能力。

  「冬儿的蜜洞真会夹,爽死我了。」

  「别忘了她的菊穴啊,又热又紧窄。」

  「冬儿的玉足和小嘴也不错,滑嫩的很。」

  听到男人这般评价她的身体,顾虑到吴唐二女还在一旁,终究抹不开面子迎合,只是在心中暗叫:「你们的大棒子也干的冬儿好舒服,又要飞了!『在一波高频率的抽插之下,张牛儿和叶之璇终于闷哼一声,各自将精华灌入了罗冬儿的蜜穴和菊门。

  感受着体内的滚滚热流,罗冬儿的眼角不知何时留下欢愉的眼泪,然而在二人离开她的身体时,一旁打着擦边球的老黑早已急不可耐的分开她的大腿,对着仍缓缓排出精液的蜜穴插了进去,大开大阖的带出新一阵的狂风暴雨,让罗冬儿直欲疯狂。

  当老黑满足的自蜜穴里爆出精液,罗冬儿已是浑身乏力,毕竟在众人到来之前,早已与张牛儿对阵数场,又经历这场大阵仗,此时只想好好休息。

  然而闭上眼的她很快就察觉到有人用手指对着自己的两个穴抠挖着,睁眼一看,便是吴娃儿还有唐焰焰,这才想起自己的丑态被看的一清二楚,高潮后稍退的红晕又染上了脸颊。

  「姐姐你可真够淫荡的,都被男人的精液射满了。」

  「我还没找你算帐呢!竟然把我瞒在鼓里,害我被人家算计。」

  「喀喀!不是很过瘾吗?我看现下姐姐也挺享受的。」

  「贫嘴!」

  看着两人互相斗嘴,唐焰焰失笑道:「这下大家都在同一条船上,冬儿姐姐,这段时间可就多多指教了。」

  唐焰焰意有所指的话,不只代表诸女要共进退的意味,更带有争锋的味道,随着叶之璇他们拐到的女人越多,彼此能分润的雨露自然就少了,先前被养大胃口的诸女,必要在杨浩回来之前,争取多一次的欢愉。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4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