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兰竹菊】(05 完)【作者:a1730458732】

字数:633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2。责怪

              goodend

  「梅!冷静一点!」

  齐格突然放大了声音,让梅愣在那里,齐格马上紧紧地抱住了梅的身体,「我知道你很生气,我也承认我很怕你……但那都不是问题!我不会放弃你的,我很想和你好好爱很久,但是我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办!」

  梅癫狂的表情慢慢崩溃,美丽的小脸顿时泪流满面,「我好怕……我好怕齐格你拒绝我后离开我……我不想……我只有你一个了……只剩下你了……」
  齐格吻上了梅的额头,轻声地劝着女孩,「乖,洗干净后等我,我马上回来,今晚肯定会回来……」

  梅把头埋在齐格的胸中抽泣了许久,点了点头。

  齐格又亲了下梅的额头,下床找了件衣服穿上,出门去了。

  梅抱着枕头呆坐在床上,左顾右盼了起来。简洁的房间里只有一个衣柜,一套桌椅,还有一张大床。

  梅下床后走进卫生间里,衣服都没脱就直接打开花洒,让水冲刷着自己的身体。

  长出来的衣服上的血渍直接被冲刷干净,梅看着朦胧的镜子中性感的自己,得意地舔了舔唇。

  洗干净后,梅把身上的裙子变了个样,露出了精巧可爱的双肩和背,c罩形成的沟壑也没有保留,原本只到膝盖的裙子更短了,现在只要微微掀一下就能看见被黑丝勒出的嫩穴。

  「齐格~ 」

  傍晚,齐格回来了。

  他把梅的室外监视人的身份搞到手了,这样以后就能一直跟着她了。

  齐格推门而入后,突然就被什么东西缠住后拉了过去,门还没来得及关就被一只饥渴的小梅兽挂在身上了。

  这个时候齐格才发现,刚才缠住他手臂的是梅的尾巴。

  黏糊糊的尾巴关掉门后,缠在了齐格的腿上,齐格也抱着梅倒在了床上,几个喘息间就被扒干净了。

  两人吻在了一起,梅的涎液这时变成了充斥着一股花香味的唾液,而不是以前捕食时发出的甜到发腻的粘液,这就说明这个小姑娘已经渴望做爱很久了——并不是进食。

  可能是研究院最后的人性所在,他们所开发的变异药物考虑到了「实验体」的爱情,他们觉得,让一个女孩变成那样的怪物已经够残忍了,如果再让一个好不容易接受她们的爱人死在自己的怀里实在是太残酷了(实际情况是因为第一代的实验体不小心吃掉了自己的丈夫后发疯毁掉了全球半数以上的分部)。

  良久,唇分,齐格的肉棒已经达到了最佳状态,梅二话不说直接用黑丝包裹着的小穴吞掉了充血的肉棒。突如其来的快感让齐格猛地挺起了腰,梅性奋地媚叫了一声,随后熟练地开始摆动自己性感的小蛮腰。

  实验体的性器就是她们的进食器官,所以她们的性器和舌头一样灵活有力,全方位的弱点攻击直接让齐格把第一发交代出去了,浓稠的精液被射进子宫里,而梅并没有去消化。

  梅在齐格射了第一发后就直接站了起来,转了个身坐在了齐格的胸口上,然后俯下身用自己细长柔软的舌头去包住了整个肉棒。

  实验体特有的涎液在分泌花香液时媚药效果要比捕食用的甜液高好几倍,因为前者是为了做爱,后者是为了消化。

  齐格忍着快感睁眼,正好看见梅光滑诱人的双肩和那条动来动去的调皮的小尾巴齐格伸手直接把它抓在手里。

  「咿呀……」

  可爱到引人犯罪的娇喘从梅的嘴里传出,梅无力地回头看向正在舔自己尾巴的齐格,开始哀求:「齐格,不要……人家要坏掉了……」

  齐格完全无视了小女朋友的话,还抓着梅的尾巴坐了起来,直接把梅压在身下,让肉棒在梅淫穴下的小三角中摩擦着,滑腻的黑丝让齐格如痴如醉,而梅则是因为尾巴被齐格握住所以一直处在高潮阶段。

  梅的黑丝一直在蠕动着,饥渴地吸食着齐格每一滴体液,嫩穴也时不时发出骇人的吸力,要将那个一直欺负它的肉棒吸进去榨干。

  最后,齐格终于射了,大量的精液还没来得及冲出肉棒就被挣脱了齐格的束缚的尾巴吞掉了整个龟头。

  精液没有被梅吞进去,而是存到尾巴里,梅重新对着坐了起来,当着齐格的面把舌头钻进自己的尾巴前端,开始吸食起来里面的精液。

  「咕秋~ 咕秋~ 」

  可爱的脸摆着淫荡的表情,发出淫荡的声音,梅还伸出黑丝小腿「狠狠」地夹了夹齐格还硬着的肉棒,让齐格差点又射出来了。

  「齐格真是变态,都射了还这么硬……不过我喜欢~ 」

  说着,肉棒再一次被吸入饥渴地淫穴之中。

  不知过了多久,齐格醒来后发现梅趴在他身上睡着了,而肉穴还没放过他的肉棒。齐格想慢慢抽出来,不料刚动一下梅就醒过来了。

  梅打了个哈欠,接着对着齐格调皮一笑,直接让腔肉猛地蠕动了一下,齐格今天的第一发一滴不剩地进了梅的肚子。

  梅吐出肉棒后,还继续窝在齐格怀里,齐格笑了笑,亲了下梅的额头,抱着她有睡起了回笼觉。

  2。忍住恐惧

              goodend

  李伟看着面前笑的越来越灿烂的兰沉默了,接着伸出手抱紧了兰。

  「我说过要让你成为最幸福的新娘,所以我不会在放你走了。」

  兰原本温柔的微笑突然变了。她怔怔地看着面前对她发出誓言的男人,许久没有说话。

  「阿伟……」

  兰轻声耳语,「我可是来找你的哦~ ?你马上就要被我吃掉了~ 有什么遗言吗~ ?」

  李伟听着兰的声音有些颤抖,他松开拥抱,发现兰的眼泪顺着精致的脸蛋往下滑。

  李伟舔掉了兰的眼泪,吻住了兰诱惑的樱唇,异样的花香充斥着二人的空腔,良久,唇分,李伟说到,「至少……让我给你办一场美妙的婚礼,这样我就死而无憾了……」

  兰咬着嘴唇看着面前的少年,突然恶狠狠地说到,「0811,今晚一定要来……要不我就吃了你!」

  说完,兰就塞给李伟一个房卡,推开李伟,打开储物间的门逃也似的跑了。
  李伟愣了几秒,嘻嘻地开始傻笑了起来。

  傍晚,李伟来到0811,深呼吸了一下,划了下房卡后进去了。

  客厅一片漆黑,倒是卧室的门底缝透着光。

  李伟把住卧室的门,打开了。

  他直接僵在了原地。

  兰身上除了一套性感的白丝吊带袜外什么都没有。兰迈着猫步靠近僵住的李伟,直接扯住了他的耳朵开始发脾气,「李伟!这都几点了!我说晚上来你怎么快午夜了才过来?你下次再这样我就把你榨成人干信不信?」

  李伟吃痛地和回过神来,看着满脸「我很生气」的兰,立马把身上的衣服脱光,满脸淫笑,「我赎罪,今晚你吃了我都行,你想怎样就怎样!」

  兰看着超规格的肉棒挺立在自己面前,满意地哼了一声,指着床,「坐在床边,然后我对你干什么都不能出声!也不能射!」

  李伟屁颠屁颠地跑过去坐下了。

  看李伟就位了,兰笑了,她一边伸出长长的舌头舔弄着手指,一边用另一只手揉搓自己引以为傲的乳房。

  淡粉色的涎液流在双乳之间,摩擦间李伟又闻到了那个花香。

  兰走到了李伟面前,蹲了下来,把双乳掰开,露出了里面黏糊糊的乳穴。接着,李伟的肉棒就被包进去了。

  涎液的催淫效果非常显著,李伟的肉棒直接穿过沟壑顶在了兰的小嘴上,兰刚好含住了龟头,用舌头让李伟欲仙欲死。

  时时刻刻蹂躏肉棒的双乳突然变了,不规则的乳压再一次把李伟的射精欲望推向了高峰。

  兰魅惑一笑,直接加大了吸力,李伟的精液顿时变得和饮料一样咕咚咕咚地被兰喝进了肚子里。

  兰刚想在来一发,结果李伟已经昏睡过去了。

  兰不满地嘟起了嘴,随后又展颜一笑,把李伟摆正后缩进他的怀里闭上眼睛开始享受这多年期待的感觉。

  至于什么任务,早就被她扔了。

  直到法定年龄,兰每天都会给李伟来一发乳交,真正的性爱却一直没有做过。
  「结婚那天我会让你上天的~ 」

  过了几年,终于到了李伟梦寐以求的那天。

  婚礼上,李伟和兰交换戒指后,兰直接扑倒了李伟,给了他一个难忘的深吻。
  傍晚,李伟的损友想闹个洞房的时候,门口贴着的「谁敢过来闹老子散尽家财也要让你好看」字样的字条发出了难以想象的威慑力。

  新婚卧室里,兰脱掉了婚纱,只留下和那晚一样的白丝吊带袜。

  李伟早已被饥渴的兰扒光了衣服按在床上索吻,浓郁的花香所带来的药效实在是吓人,而兰从未张开过的肉穴在此刻对着自己的爱人露出了真面目。

  粉嫩的腔肉之间遍布着淫荡的汁液,时不时的抽动更是显得淫荡至极。没有前戏,兰直接对准后一坐到底。

  「啊……~ 」

  兰吃痛地淫叫一声后,马上就变得魅惑起来。一点点血迹从二人结合的地方流了出来。

  李伟被兰压在身下,但他一口咬住了兰的乳头,轻轻磨了起来。兰的反击接踵而至,李伟的整个脑袋都被兰按在了双乳之间,只留了一个能勉强呼吸的小口子。

  两人就这样做爱了将近三个小时,李伟终于在兰的允许下射进了兰的子宫里。
  子宫头一次被灌满的感觉让兰如痴如醉,就像喝醉了酒一样,直接倒头趴在李伟身上睡着了。

  李伟也被兰榨干了体力,也什么都没来得及说就躺那儿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李伟一如既往地被兰扣在床上来了发早安咬。

  这样的日常也会自然而然地继续下去。

  2。坚持住

              goodend

  潮汐一般的快感冲刷着总裁的意识,天知道他是怎么忍下来的,竹饶有兴致地观察着自己原本的猎物,她没感觉错,这个男人可以满足她。

  「可以射了~ 」

  竹轻声的耳语和最后一次有力的腰摆化为决堤的信号,粘稠且充满活力的精液灌满了竹的子宫,却一滴都没有流出来。

  竹站了起来,肉棒也从恐怖的名器中滑了出来,竹看着还坚挺着的肉棒笑的很开心,「来吧亲爱的~ 以后的时间还很漫长哦~ 」

  接着,竹抬起诱惑的黑丝小脚,踩在了总裁的蛋蛋上。

  包着黑丝的小脚趾看似用力地碾磨着下面的蛋蛋,轻微的痛楚在绝妙的快感中作为最佳的调味料混杂着,竹时不时的一两声可爱的娇喘更是刺激着总裁的神经。

  最后竹把脚心按在龟头上狠狠地碾了一下,又一发粘稠的精液被榨了出来。竹整条性感的黑丝长腿上剧烈地蠕动起来,竹自己也享受地浪叫起来,这一发同样有惊人的量的精液刚流出来就被吸食的一干二净。

  「我很满意~ 你及格了~ 」

  竹跨坐在总裁身上俯下身咬着耳朵,「我现在是你的女人了~ 想怎么玩我随你~ 」

  总裁猛地吻上了竹,浓郁的花香随着竹的涎液在二人嘴里绽放,良久,唇分,「我都是你男人了,怎么玩还不是你说了算……」

  竹得意的笑了笑,对总裁的态度非常满意,她舔了舔嘴唇,轻声耳语,「放心亲爱的,我会让你过上一个性福的生活~ 」

  又是一阵翻云覆雨,总裁因体力不支而先睡了。

  漆黑的房间里,竹就光看着这个新男友,时不时地傻笑了起来。

  总裁的夜生活从此也变得多姿多彩。

  「病人接受治疗期间可不能乱动哦~ 」竹身着暴露的情趣护士服最后一次扭腰,让总裁把精液尽数射进了竹的子宫里。

  「你这个犯人真是越来越嚣张了,看来有必要动用私刑了~ 」情趣警服的竹坐在了被绑在椅子上的总裁脸上,用两只诱人的黑丝嫩足用力蹂躏着总裁的肉棒,最后黑丝小脚又一次故技重施,把精液榨了出来。

  「放轻松~ 老师会把身上的东西全部献给你的~ 」魅惑的教师竹正在挤压自己的乳房,让乳缝间的肉棒欲仙欲死,最后,竹直接用细长的舌头钻进马眼抽插了几下,又一次让总裁丢盔卸甲了。

  「处理老板的性欲减轻压力也是秘书的职责,所以总裁大人就老老实实享受吧~ 」干练的ol竹跪坐在总裁的前面,用自己恐怖的口技给总裁发泄一下。柔软的嘴唇和有力柔韧的舌头在这个时候充分发挥了优势,让总裁觉得这是一个有舌头的肉穴一样。最后,竹轻咬龟头后又是插马眼,直接让总裁决堤了。

  清晰的吞咽声想起,巨量的精液被吸食的一干二净,等竹抬起头后,又张开了嘴巴给总裁看了里面的银丝交错热气朦胧的景象,又让总裁硬了起来。

  「哼哼~ 」竹起身背对着总裁,直接用包着黑丝的肉穴吞掉了肉棒,虽然不是第一次,但这个感觉根本不会腻。

  黑丝直接在肉穴里开始蠕动,还有一两根黑丝肉管悄咪咪地钻进马眼蠕动了起来,总裁抱紧竹,舔着她的脖颈享受了起来。

  竹轻轻地摇摆着腰,总裁的肉棒又要被她给榨出精液了。没过一会儿,粘稠的精液就被榨干净,被黑丝吸食掉了。

  「亲爱的真棒~ 」

  2。姐姐……

              goodend

  男孩下意识的呢喃让菊彻底放下了戒心,她温柔地抱紧男孩,吻了上去,把可以维持生命的涎液灌入男孩的嘴里。原本还吊着一口气的男孩马上就恢复了脸色。

  「可怜的家伙,姐姐马上带你出去~ 」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男孩醒了。

  他发现自己在一个房间里,房间简洁大方,而且东西都规规整整,看得出来房间的主人不喜欢乱乱的。

  男孩什么都没有乱动,就这么乖乖地继续躺在床上发呆。

  傍晚,有人回来了。男孩坐了起来,菊刚好进屋看见他醒了过来。

  「没事哦,这里很安全,那些不干净的东西已经不会来找你了。」

  男孩点了点头,突然想说点什么,但话到嘴边却什么嗯说不出来。

  菊笑了,她走过去,坐在男孩旁边,轻柔地抱住了男孩,「放松~ 你好好休息就行了,你可以一直在这里生活,不过你要走的话我也不会拦着你的……」
  男孩突然说话了,「我的村子全被烧光了。」

  男孩眼里深处的悲伤让菊心痛了起来,菊决定好好安慰这个男孩,用大人之间的方式。

  「你叫什么名字~ ?」

  突如其来的耳语让男孩的脸唰地红了起来,声音也小了很多,「阿乐……」
  「阿乐~ 接下来不要反抗哦~ 姐姐和你玩个游戏~ 」

  「嗯……啊~ !」

  菊伸出小手,直接钻进阿乐的裤子里捏住了阿乐的小鸟。

  「乖,让姐姐亲亲你~ 」

  菊凑了过去吻住了阿乐的嘴巴,香舌撬开禁闭的牙门,开始往里灌入催淫的涎液。

  淡淡的花香让阿乐意识模糊,一个才十二三岁的男孩面对菊的攻势没有一点反抗之力。

  男孩的肉棒马上就挺立了起来,菊的催淫涎液让肉棒变得和正常男人一样大小。

  菊这个时候爬上了床,身上的衣服也只剩下一双深邃的黑丝袜。

  菊躺在床上,向着男孩拈开了狰狞的肉穴,「来吧,阿乐~ 进来姐姐里面~ 」

  阿乐喘着粗气顶了上去,结果龟头刚进去整个肉棒都被吸了进去。十一二岁的男孩哪受得了这个,肉棒刚插进开就射了一发,之后每次抽插几下就会榨出一发精液。

  大概六七分钟后,阿乐直接昏在了菊的身上,让菊满意地舔了舔唇。

  之后几乎每天,阿乐吃的菜里菊都会伸出舌头滴上一口营养涎液,也不至于让这小家伙精尽人亡,当然阿乐也逃不了每天被菊花式榨干的日常。

  十几年过去了,这样的日常近乎没有断过,两人的关系也逐渐从姐弟变成了恋人。

  阿乐已经长大了,但菊还是那副二十五六的样子。

  「阿乐,姐姐累了,你来主动点吧~ 」

  阿乐在屋外应了一声,过一会,洗完澡的阿乐进屋了。阿乐看见菊的样子后,愣了。

  菊今天又是和那天一样,紧身皮衣加上过膝长靴。

  没当菊穿成这样就说明,菊刚刚饱餐了一顿,至于吃的是什么,阿乐自然知道。

  这个时候菊做爱会有点激进,甚至会说一些要把他榨成人干后吸进子宫里这样的吓人的话,而且真的会把他榨的只剩最后一口气。

  第一次是在他十六岁左右,可把他吓得不轻,还以为菊是为了养猪一样养他是为了吃掉,后来菊好说歹说解释清楚了,还给他做了好多好吃的。

  说实话阿乐挺喜欢菊冷酷无情杀人魔的样子,不过他还是更喜欢温柔的菊姐,因为那能让他感觉到家人的温暖。

  阿乐爬上了床,菊已经张开了黑皮长靴的腿,露出了皮衣勾勒出的肉穴。阿乐咽了口口水,在菊看着猎物的眼神下插入了。

  第一下竟然还没法完全插入,因为实在是太紧了,菊笑着舔了舔唇,在阿乐刚想拔出去重插的时候猛地发出恐怖的吸力,让阿乐整根都插入进去,连龟头都被子宫咬住了。

  菊的两条性感有力的胶皮大腿锁住了阿乐的身体,套着胶皮的两只手也锁住了阿乐,一只按着阿乐脑袋让菊可以吻住他,另一只则在阿乐的后背上摩挲着,给予快感。

  没过一会,菊就翻身把阿乐压在身下,天堂般的吻也不再灌入淫液,而是伸出带着浓郁花香的舌头深入阿乐的身体,在心脏上钻了个小洞,开始一点一点吸食血液。

  不知过了多久,阿乐的意识已经被全身传来的快感搞的消失,他只感觉到他昏过去的前一刻,看见菊高高地昂起头,舌头还长长地连着他的心脏,就那么娇喘了起来。噬魂酥骨的媚叫回荡在房间,肉穴直接大吸特吸,蛋蛋也扁了下来。
  菊的高潮过去后,阿乐已经昏过去了,菊把舌头缩回来时不忘用浓缩的营养液涂在小洞旁边加速痊愈。抬起蜂腰后阿乐的肉棒像是果冻一样瘫软下去,让菊自怨着自己又玩过了。

  第二天,阿乐很久才醒过来,而菊姐也刚好端着营养汤走了进来。

  「这几天好好休息,我会好好照顾你的~ 」

  菊一口一口喂着阿乐汤水,看着阿乐的眼神里满是化不开的爱意。阿乐也闭着眼睛一口一口喝着菊喂过来的营养汤,享受着这温馨的时刻。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